|从精品缔造者到摆烂拉胯 白金工作室的沉浮与迷思

请看下文:从精品缔造者到摆烂拉胯 白金工作室的沉浮与迷思

1

  罗贯中演义小说《三国演义》有云:傍边一将,圆睁环眼,倒竖虎须,挺丈八蛇矛,飞马大叫:“三姓家奴休走!燕人张飞在此!”吕布见了,弃了公孙瓒,便战张飞。

  吕布何许人也?他是东汉末年骁勇盖世“飞将”,但更为熟知的还是“三姓家奴”的名号。同样,在游戏界也有这么一家“三姓家奴”——给众多大厂“打工”的白金工作室。

  它既是《尼尔:机械纪元》《合金装备崛起:复仇》《猎天使魔女》《异界锁链》等3A大作的制作者,又凭借一己之力成功得罪索尼、微软、任天堂、世嘉、科乐美、动视、Cygames等一众大厂;它既是业界翘楚,更是业内摆烂的佼佼者。

2

  这不,白金工作室日前宣布多人合作RPG《巴比伦的陨落》将于2023年2月27日停止运营,而本作在今年3月3日发售,不到一年便宣布停服运营。据悉,早在5月中旬开始,这款网游就时不时出现在线玩家为0的情况了。

  回顾白金工作室16载岁月,他们想如铂金一般璀璨夺目、永葆光泽,但一次又一次的策略失误又让他们丢盔弃甲、脸面扫地,他们努力在时代洪流的冲刷下保持独立、创新致远,结果却沦为了大厂的“代工厂”、活成了外包的“打工皇帝”。那些载入史册的作品,让玩家永远对这家工作室寄予厚望,但那些粗制滥造的作品每每总像用刀子在玩家心上化出一个口子。

3

  梦想不会轻易照进现实,白金工作室的浮浮沉沉也正印证了那句资本的老话:选择比目的更重要。

启航

  白金工作室的故事或许要从“生化危机之父”的三上真司讲起。

  20世纪90年代末,彼时仍是卡普空第四开发部部长的三上真司便因为一丝不苟的创作精神,让开发到98%的《生化危机2》和制作了60%的《生化危机4》回炉重造。精益求精让游戏销量大卖(分别为675万套和1160万),但也让高层对工期延长颇有微词。

4

  2002年,由于原本独占世嘉DC的《生化危机 代号:维罗妮卡》销量不佳(40万份),导致卡普空不得不将其移植到PS2上,三上真司被迫向DC玩家道歉。因此,在参与开发PS2版《鬼泣》的过程中,三上真司多次炮轰索尼,向媒体公开抱怨PS2的硬件缺陷和函数库的不完善。

  其后,由于复刻版《生化危机》和《生化危机0》在任天堂NGC上叫好不叫座,随性的三上真司更是语出惊人:“PS2和《王国之心》这样品质糟糕的东西能够大卖,日本人的脑筋真是有点问题……”问题是,此时的卡普空为了销量已经和索尼在桌底下眉来眼去了。矛盾先后接踵而来。先是三上真司主持的act《P.N.03》市场反响惨淡,让卡普空可以“痛下杀手”让三上真司主动引咎辞去了第四开发部部长一职。随后,三上真司那句经典的“如果《生化危机4》登录NGC以外的平台,我就把头砍下来”还让坚持开发理想的他付出了惨重的待机,最终落得被玩家指责和耻笑的下场。

  2005年,三上真司和原第四开发部的稻叶敦志和神谷英树等人才,一起被普空发配到卡普空全资成立的四叶草工作室。虽然四叶草秉持“摆脱经营问题的束缚,给研发成员更多自由创作空间”的理念,相继创作了《红侠乔伊》《大神》等优秀作品,但如同三上真司一贯的大胆和随性的性格,不愿向市场妥协而开发的《神之手》当年仅仅取得6万销量的惨淡销量,四叶草随即被卡普空无情解散。

5

  随后,失意三人组组成了“复仇者联盟”,成立了SEEDS工作室。由于缺乏资金和独立开发经验,SEEDS的运作举步维艰。于是在2006年2月,SEEDS和同为卡普空离职的三并达也的ODD工作室合并,并更名为“白金株式会社”。这就是白金工作室的由来——一群仰望星空却被现实击碎的男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